返回首页
行业聚焦CURRENT AFFAIRS
行业聚焦 / 正文
脱贫攻坚“赣”劲足 老区旧貌换新颜

  采访手记

  春节前夕,记者来到江西省吉安市吉安县和抚州市乐安县采访。目前,这两个地处革命老区的县已顺利实现脱贫摘帽。迅速发展的菌菇、水果、养鸡等种养殖业,给农户带来了增收的动力,富有传统文化气息的国学课堂、崭新而有地域特色的农房,都给记者展示出一个不一样的新乡村。革命老区已经旧貌换新颜。在脱贫工作中,扶贫机构不仅重视产业发展,更加重视扶志与扶智,多年来扶贫工作积蓄的成果,已经给这些地区带来了持续的发展动能。走在小康路上的农户们,对未来的美好生活也充满了憧憬,越来越有信心。

  淫雨霏霏,连日不开,一月的江西有些阴冷。《台湾佬中文娱乐网时报》记者来到吉安市吉安县和抚州市乐安县进行实地采访。

  尽管天气充满凉意,但地处革命老区的两县人民,在脱贫攻坚战中干得火热。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西时提出,“吉安、井冈山要在脱贫攻坚中作示范,带好头”。记者深深感受到,习总书记的指示精神一直引领和激励着这里的人们。吉安县和乐安县最终在2017年和2019年顺利脱贫摘帽。

  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胜之年,吉安、乐安两县摘帽不摘政策和责任,利用保险筑牢返贫防线,在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同时,继续绘就美丽乡村新画卷。

  

  图为乐安县双孢菇大棚里,一朵朵雪白的双孢菇如花绽放,村民忙采摘。目前全县共有双孢菇产业基地88个,大棚1056个。

  甜美日子还靠产业创新

  人保集团的干部罗帅民是良枧村的扶贫第一书记,自2015年扎根于吉安县,一干就是四年多,如今已深深爱上这片红色土地。他常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平时在村子里走东串西,了解贫困户的生活情况与实际困难,“老表”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罗书记。“这两年我们村的贫困户每人年收入几乎都在8000元以上。过年前刚给贫困户发了红包,每人200元,看着他们脸上的喜悦我打心里高兴。” 罗书记对记者说。

  良枧村的贫困户能过上现在不愁吃穿的好日子,离不开村里实施的产业扶贫入股模式。在人保集团的大力帮扶下,2016年,良枧村成立了农产品电子商务专业合作社,建立了产业扶贫基地,探索实行“支部引领、干部带头、群众参与、贫困户全覆盖”的合作社组织和经营管理模式,覆盖全体贫困户。贫困户不用出一分钱,县财政和帮扶企业为每个贫困户筹集6000元入股资金,带动全村贫困户实现入股分红、基地务工等多重收益。

  

  图为良枧村产业扶贫基地的现代化养鸡大棚,建筑面积2200平方米,年养鸡规模可达20万羽以上。

  在产业基地,记者远远望见山坡上有一大片太阳能光板。“那是占地10亩的村级光伏扶贫电站。”罗书记介绍,扶贫项目采取“贫困户+企业+银行+政府”的合作模式,参建贫困户在项目建成后的20年内,每年可获得1500元以上的稳定收益。

  2019年,为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良枧村产业基地新建了两个全自动养鸡大棚,总建筑面积2200平方米,年养鸡规模可达20万羽以上。记者去的时候竟没看到一只鸡。“我们养的白羽肉鸡质量好,销路也通,这会儿第二批鸡刚刚出售,正等着下一批鸡苗入驻。”在场的工作队员无比自豪地开着玩笑:“说不定你们哪一顿肯德基吃的就是产自良枧村的鸡肉。”去年第一批肉鸡出售的利润有近9万元,一年三批估计能赚30多万元。吉安县像这样的产业增收渠道正在逐渐增多。

  在吉安县百姓口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品横江葡萄,过甜美日子。”如今,“横江葡萄”已成为吉安县的一张名片,同时也是带领群众致富的支柱产业。作为帮扶企业,中国人保对此累计投入近500万元,从品种选择和推广到果农葡萄保险费补贴,再到销售平台搭建实施全方位支持。目前,葡萄种植辐射全县19个乡镇,种植面积达5万多亩。

  横江葡萄,不仅集体种,贫困户也不甘落后。罗书记把记者带到贫困户吴金林的家中,他无儿无女,3亩葡萄地是他的主要收入来源。“我60多岁,又不懂技术,以前累死累活种葡萄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几个钱。”吴金林感慨道,除了收成不好,葡萄销售也是个大难题。得知这种情况后,罗书记带领驻村工作队和农技站专家给吴金林提供技术支持,并帮其打通销售渠道,2019年成功销售葡萄3700余斤。“今年葡萄卖得好,多亏了罗书记和企业帮忙。”吴金林指着墙上的贫苦户情况表说:“我去年的收入有16000多元”,说着脸上笑开了花儿。

  谈到贫困户逐年变鼓的钱袋子,罗帅民甚是欣慰,他说:“记得2016年,村里每户贫困户从合作社获得分红1250元,到了2018年是2100元,2019每户有2400元左右,今年估计还能增加。”

  中国人保扶贫挂职干部、吉安县委常委奚磊告诉记者,2019年,中国人保在良枧合作社为良枧村委扩股100股,注入资金60万元,专项用于扩大扶贫产业基地规模。按照每股10%的固定分红,每年可为良枧村委增收6万元。除50%用于贫困户分红外,另一半用于村公益事业和扩大再生产,良枧集体经济“空壳村”状况得到彻底改善。

  不仅如此,“扶贫产业的保险保障也落了地,中国人保先后开发出横江葡萄、养鸡、井冈蜜柚、食用菌等12个适用于贫困户产业发展的一篮子农业保险产品,2019年累计为1.23万农户支付农业保险赔款1277.49万元。其中,1305户次贫困户受益,获得赔款114.72万元。”奚磊说。

  产业发展是脱贫之本、富民之基。正是在先进产业扶贫模式的渗透下,吉安县贫困人口由2014年年底的15222户、50929人减少到2019年年底的316户、705人,贫困发生率下降到0.17%,86个“十三五”贫困村全部摘帽。

  文化教育消除精神贫困

  江西不仅是革命的红土地,还是古代书院的发源地。江西历来尊重教育,历史上文人和高官辈出。祠堂文化犹如百姓心中的“魂”,当地许多乡村都为敬奉本族名人而修建祠堂。记者所到的乐安县罗陂乡共有大小祠堂十余个,罗陂村陈氏祠堂便是其中之一。

  从2014年开始,被闲置许久的陈氏祠堂又恢复了兴旺。罗田小学的老师王明芳带领罗陂乡28位志愿老师,利用休息时间为孩子们讲授《三字经》《弟子规》《论语》等经典,还组织他们学习书法、绘画、器乐、手语舞、八段锦等兴趣课程。每天放学后,陈氏祠堂都会传来孩子们郎朗的诵读声和悠扬的乐声。

  

  图为春节前夕,罗陂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基地的国学课虽停了,村里的留守儿童还是自发来此学习。

  在祠堂内见到王明芳老师时,他迫不及待地向记者讲述了创办传统文化教育课堂的初衷。“六年前,我在广东珠海市一所专门接收流动人口子女的私立小学的一个传统文化班教书。当时我就发现,恰巧是经济条件比较好、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愿意把孩子放到这个班,因为他们知道教育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孩子。而好的成绩并非等于好的教育,传统文化是在立德树人,未来社会需要的是德才兼备的复合型人才。”

  带着这样“先育后教”的理念,张明芳回到了家乡,利用陈家祠堂办起了现在的罗陂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基地,他想让传统文化浇灌孩子的思想,从小规范他们待人处事的行为举止,使其树立长远理想,真正在扶志和扶智中拔掉农村的“穷根儿”。

  中国人保扶贫挂职干部、乐安县副县长黄旭广得到村民赞誉,春节前正赶上他在乐安县挂职的最后几天,走到哪儿大家都亲切地拉着他的手挽留。黄旭告诉记者,乐安县全县32万农业人口,在外务工人员有8万余人,仅罗陂乡的留守儿童就达780余人。

  “我是自愿来这里搞扶贫工作的,真心想为当地人做点事情。”黄旭说,“在我们的推动下,2018年,人保集团将罗陂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基地确定为定点扶贫扶志扶智项目基地,两年间累计投入135万余元,在8个村设置了8个教学基地。”人保集团慈善基金会另捐款400万元专项用于乐安县贫困学生助学,并投入21.15万元给全县各村第一书记做扶贫专业技能培训。

  记者到访的时候,正赶上春节假期,国学课虽停了,但依然有村里的孩子自发来练字,大孩教小孩,画面甚是温暖。一名在当地读师范学院的同学用毛笔写下“春和景明”四个大字,另一个女同学不甘示弱地向记者展示了她写的“福”字,快乐中透着浓浓的学习气氛。

  国学课堂在当地反响很大。“家长都惊喜于孩子们德行的变化,课后爱读书而不再满村乱晃,对长辈谦逊有礼,也懂得感恩了!”张明芳觉得,德育和艺术可以唤醒人们心中的真善美。他说:“这两年考取高分的大部分都是从传统文化班走出去的孩子。”张明芳始终相信,这些昔日山村里的留守儿童一定可以通过学习改变家乡的面貌,建设美丽新乡村。

  秉承着对先贤的敬仰和效仿,如今的陈家祠堂不再只是宗族祭祀和举办红白喜事的场所,而成为了村民们的文化活动中心。“现在教育基地除了350个固定学生外,还有很多村里的留守妇女,她们纷纷从麻将桌走进了课堂,自发组建了一个小乐队。”黄旭说,不少贫困户文化水平不高,接受新科技文化能力弱,没有一技之长,就业增收难度大,只有消除精神贫困才能摆脱物质贫困。

  黄旭告诉记者,我国实施精准扶贫的关键,在于如何完善村级社会治理,这是扶贫资源传递的最后一公里,也决定着防返贫的成败。“农村社会治理一定要找到抓手,由点及面,扶贫扶志教育基地就是一个抓手。”

  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在路上

  实现脱贫摘帽后,吉安、乐安两县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而是把巩固脱贫成果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重整归零再出发。

  为防范返贫和致贫风险,从2016年年底开始,乐安县政府决定为贫苦户购买返贫责任商业保险,当时这在全国还属首创。承保“返贫责任保险”的人保财险乐安县支公司经理张玉红向记者介绍,该保险经过三次保障范围拓展,目前已升级为“精准脱贫防贫保险”,实行政企合作、商业化运作模式,主要为因“病、灾、学”返贫或致贫的脱贫户以及非贫低收入户,提供事先预防和事后救助保障措施。

  

  图为在吉安县油田镇,黑黝黝的木耳给冬季里的田地增添许多生机,贫困户正忙着从菌棒上摘下成熟的黑木耳。全镇有黑木耳产业基地3000多亩,覆盖贫困户1200余户。

  在龚坊镇南边村住着7岁女孩龚泽熙一家,他的父亲告诉记者,“去年,女儿因病导致双耳感音精神性耳聋,在上海一家医院接受人工耳蜗植入手术,花了30多万元,报销后自己还得承担7.5万元。后续康复还要钱,可愁死我了。”年收入3万元的家庭因为这场疾病陷入贫困后,多亏了“精准脱贫防贫保险” 赔付的3.35万元帮这家人渡过难关,还小女孩一个有声的世界。

  中国人保派驻吉安县扶贫办的挂职副主任刘文敏常到各乡镇调研扶贫工作,其中有一家人的境况着实让他揪心。家住北源乡树院村的贫苦户朱春根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家人原本靠他做木工活,一年收入4万多元,生活可以脱离贫困。但2019年朱春根被查出了脑癌,二、三个礼拜就去世了,只剩下家里患有一级智力残疾的妻子带着两个女儿。“家中丧失劳动力后收入来源一下就断了。去探访的时候,都是还在上小学的女儿拿资料给我们看,母亲什么事都做不了。”

  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刘文敏,随即向人保财险吉安县支公司反映了情况,查勘后,公司通过“政府扶贫救助保险”给母女三人送去两万元赔款。“除此之外,政府还帮这家人申请了低保,从2019年4月开始,每人每月385元。从村集体光伏扶贫项目里也可支取1500元分红作为失能弱能家庭救助金。”

  给朱春根一家人雪中送炭的“政府扶贫救助保险”正是吉安县保险防返贫的主要保障之一。人保财险吉安县支公司经理温永忠告诉记者,年家庭人均纯收入低于2019年度国家贫困线1.5倍、处于贫困边缘的农村低收入户和人均收入不高不稳的脱贫户等临贫易贫的重点人群都是保障对象。保费为每人20元,由人保集团的定点帮扶资金支付。目前,该险种累计在江西省范围内的乐安、南康、上饶等31个县区开办,为85.8万贫困人口提供1553.3亿元风险保障,用保险守住来之不易的脱贫攻坚成果。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遭遇疾病和意外灾害是多数贫苦户返贫的主要原因,像朱春根和龚泽熙家庭一样的因病返贫情况占到80%。

  在吉安市“两会”召开期间,分管扶贫工作的吉安县县委副书记尹子安在百忙之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在全县范围内,我们主要通过建立动态监测、防贫保险、精神扶贫机制,加大对非持续稳定脱贫户、非建档立卡低收入户的监测管理,激发贫困户内生动力,确保贫困家庭实现遇困不返贫致贫。”尹子安说,这两年,在产业发展带动下,村子富起来了,307个行政村所有自然村都铺了水泥路;2019年投入1745万元,实施39个集中供水项目,保证村民饮水安全;投入9420万元,启动314个非贫困村美丽乡村建设点。

  脱贫攻坚堡垒必须攻克,让剩余9.6万贫困人口脱贫是江西省今年的硬任务。吉安县、乐安县等的脱贫工作经验,传承跨越时空的井冈山革命精神,为革命老区的乡村振兴带来了干劲和力量。这里的老表们都相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路上,一个都不会少。(本版图片由本报记者戴梦希摄

责任编辑:李昂